行業動態

中石化決定成立“長城燃氣”,正式進軍終端城燃

信息來源:網站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6-07-19 15:35:26 瀏覽量:2227

7月初,在北京惠新東街甲6號老樓的會議室里,中石化做出了一個遲來已久的決定:組建全資城市燃氣公司,并將新公司命名為“長城燃氣”。


這個決議,距離中石化第一條大型輸氣管線工程川氣東送全線投產通氣,過去了將近八年,與中石油組建昆侖燃氣切入下游的時間相比,也晚了九個年頭。


“這是在(天然氣)整體戰略下,中石化在終端市場方面的一個大突破?!眮碜灾惺烊粴夥止镜南嚓P人士向《南方能源觀察》記者表示。


據悉,長城燃氣將整合此前中石化已有的少量終端,并嘗試投資分布式能源項目,也會考慮與其他燃氣公司合作,發力天然氣終端綜合利用。


“中石油是‘昆侖系’,我們是‘長城系’?!鄙鲜鋈耸拷忉屃斯久膬群陀蓙?。在中國,“昆侖”與“長城”是常用的對稱說法。


“長城”也是中石化的慣用品牌,譬如其旗下為大眾所熟知的長城潤滑油系列,以及中石化其他“長城系”公司如長城鉆井、長城能化等等。


此次新燃氣公司繼續沿用“長城”商標,也符合中石化一直以來的命名習慣。據《南方能源觀察》記者了解,接下來中石化長城燃氣將選擇在北京注冊。


早在六年前,中石化前負責人在中石化2011年度業績會上回答財新記者提問時,就曾表示有意進軍城市燃氣領域,方式是要么和省一級或全國性的大型燃氣公司合作,要么就是自己單獨來做。


事實上,有中石化資深人士表示,十余年前就提出過做城市燃氣的想法,不過當時公司發展的重心并不在此。在那個高油價時代,國家石油公司(NOC)們的發展方向依舊是做大石油產業,尋求資源的擴張。


相比其他非石油系燃氣公司的早早入場,傳統上游公司中石油也是在首條大型管道西氣東輸貫通后的第四年,才“慢一拍”通過“三個昆侖”(昆侖利用、昆侖燃氣、昆侖能源)步入市場。


反觀眼下傳統城燃公司的處境:監管不斷深入、暴利時代正在遠去;分布式及能源融合趨勢下,原有固守的壁壘已經難以持續,紛紛開始提前部署隨時可能到來的開放市場。


對于單一燃氣業務的瓶頸和改革信號,傳統城燃公司心知肚明,或跨界涉足電力市場,為售電、微電網等項目招兵買賣;或與互聯網巨頭合作,變著花樣提供貼近用戶的增值服務。


未來,初生的中石化長城燃氣,將如何迎擊終端城燃業正在歷經的自我變革?終端六大城市燃氣(港華、新奧、中燃、華潤、昆侖、北燃)的格局,又是否會因長城燃氣的到來而改寫?


NOC們都在不同程度上重塑對天然氣產業鏈的認知,回到如何追求和挖掘需求端價值的命題——盡管這一命題說起來有點老套,但對NOC而言足夠顛覆——誰能真正做到“重視服務”,執行精細而靈活的管理,誰才會有機會勝出、占得主動權。


組建城市燃氣公司,是否為時已晚?


“加快天然氣利用的政策,(使得天然氣市場)會有一個較大的發展,市場的空間還很大?!敝惺嚓P人士對此表示樂觀。


年初陸陸續續有跡象顯示,中石化打算從城燃、天然氣分布式等方向加快終端部署。直到今年下半年,成立長城燃氣的計劃才最終敲定下來。時間上,與一份文件的出臺關聯密切。


2017年7月4日,《加快推進天然氣利用的意見》正式在官方渠道發布。而在意見公布后的第二天,中石化就以確立組建全資城市燃氣公司的方式,響應了這份旨在提升天然氣消費占比的文件。


這份文件首次從官方層面將天然定位為“主體能源”,并從城市燃氣、工業燃料、燃氣發電、交通運輸等領域提供了指導。該文件征求意見稿在去年年底已經廣泛流傳,并引起業內諸多關注和反響。


除卻政策紅利,還與中石化在天然氣業務的布局即將“升級”有關。


《南方能源觀察》記者此前曾報道過,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已經決議組建川氣東送、華北和華南三大銷售中心。其中,華南中心為新增區域,華北中心則將實現區域內的重組。


這種變化,無論是新增還是重組,都可以視作是市場擴張的需要。而擴張過程,隨之而來的則是項目機會。


“整體上錯過了城燃的快速發展期,但在局部的支線管網還有空間?!敝惺嚓P人士告訴《南方能源觀察》記者。


中石化新粵浙南端和鄂安滄管線,正是川氣東送和榆濟線之外的兩條新增干線。新增管線分布區位主要位于中南、華南和華北地區。這些地方恰恰是中石化市場布局不足的區域。


據悉,中石化新粵浙南段已經在實施建設當中,預計在2018年可以投產。該段管線從湖北潛江流向廣東韶關,新投產的管道沿線有望斬獲部分城燃項目。


對比中石油最初挺入燃氣業務的兩大策略,“重點開拓管道沿線和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等市場,原則上是沒有資源的不干,不控股、不具有經營權的不做?!逼渲械诙l原則在后來備受詬病。不過對于中石化,下游卻并不擔心。在與其有過合作過的多家省網和城市燃氣口中,“中石化講求合作與共享,交流愉快?!?/span>


值得注意的是,新粵浙南段將縱向穿過整個湖南。由于三面環山,湖南省內不少城市燃氣項目的經濟性并不好。盡管燃氣特許經營權早已瓜分殆盡,但因為沒有實質性投入以及倒賣亂象,而面臨政府回收的局面。


湖南省住建廳在今年3月曾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管道燃氣特許經營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提出“收回經整改仍不達標的燃氣特許經營權,規范管道燃氣特許經營權建設”。事實上在一年之前,因為同樣的問題,湖南省住建廳已經發布了《關于加強全省縣(市、區)管道燃氣、加氣站、分布式能源特許經營權管理的通知》。


不難預見,湖南省內規范城市燃氣力度的加強,將為城市燃氣項目的增量帶來余地,當然項目的經濟性也還有待重估。


有業內人士認為,嚴監管下,經濟性不足地區的長輸管道如果沒有配套燃氣項目,將難以回收成本。而且與中石油昆侖燃氣時代相比,即便是“資源換市場”,留下的空白市場也不多了。更大程度上,還是得靠并購或合資的方式來拿到項目。



中國燃氣的思路和我們是比較搭的?!痹诮K端天然氣利用,中石化與中燃有意聯手推進。


有中石化人士認為,中國燃氣專注做燃氣終端,在幾大城燃公司當中最具活力,而中石化的優勢在資源,兩者恰好可以合作互補。


據《南方能源觀察》記者了解,中國燃氣總裁劉明輝在今年曾多次到北京拜訪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雙方有意在城市燃氣、分布式能源和長輸管道領域推進一系列合作。


成立長城燃氣之后,中石化將會有一個更為細分的合作載體。


就在今年4月,中燃舉行了2017財年工作會議,多位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高層趕到深圳出席了此次活動。在這場宣示業績的工作會議上,中國燃氣與中石化天分公司現場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


華北區域,正是中燃與中石化的一大重點契合市場。


中燃正在華北大步伐推進農村“氣代煤”工程。這個時候驅車行駛在河北城市的高速公路上,時不時可以見到豎立著“保衛藍天—華北氣代煤—中燃在行動”字樣的廣告牌。


劉明輝今年1月份即在公開場合表示,中燃計劃未來三年在河北投資600億元。


為此,中國燃氣與中保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設立了100億的中保投中燃(深圳)清潔能源發展基金。這也是國內燃氣行業的第一只清潔能源產業投資基金。據中國燃氣相關人士介紹,這只基金的主要用途便是華北“氣代煤”工程。


“華北市場最大的特點,就是峰谷差特別大?!币晃恢惺耸扛嬖V《南方能源觀察》記者,中燃看重的是中石化今后在華北的保障供應能力。


中石化擁有目前國內最大的儲氣庫即中原文23儲氣庫,年工作氣量高達40億方,不僅可以協同鄂安滄干線為大華北“五省二市”提供更強力的供氣保障,還可以幫助中石化平抑現有的高價長協。


“鄂爾多斯—安平—滄州”輸氣管線,正是中石化落棋華北的關鍵干線,能將內蒙、陜西、陜西、山西、河北和河南五省串聯起來,目前剛剛獲得國家發改委的核準。


據《南方能源觀察》記者了解,中石化將在年內率先開工修建河北境內的“十字架”管網。這與河北今年煤改氣帶來的供應缺口,以及市場較為高端有關。其中,“十字架”的縱線,可以聯通儲氣庫與雄安新區。而中原文23儲氣庫目前已經開始試注,預計明年6月可以全面注氣。


中燃“氣代煤”主要布局區域在長江以北地區,除河北以外,還包括京津、山東、山西、陜西以及河南北部等地。如果留心從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中燃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節奏,會發現頻率高,而且多數區域與其“氣代煤”市場高度吻合。


例如

1月15日,中國燃氣與山西國際能源集團在太原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推進山西省內天然氣終端利用項目。


4月9日,中國燃氣與天津靜海區人民政府在深圳簽訂煤改氣合作簽約儀式。


7月13日,中國燃氣與山西國新能源在北京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合作方式就涉及,共同開發山西境內的煤層氣、長輸管線和城市燃氣項目。


7月21日,中燃與陜西延長石油及西安城市基礎建設投資公司簽訂戰略,成立陜西延長中燃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以此為主體開展氣化鄉鎮燃氣市場。


(中燃在河北省內與保定、廊坊、張家口等城市的合作,此處略)

  

事實上,中石化與中國燃氣的緣分,由來已久。


 “2004年跟中石化接觸的時候,(當時)中燃還不是很大,卻是一個高速發展的公司?!睋袊細庖晃蝗耸炕貞?。


當時供應緊張,大部分資源供應來自中石油。為了增加氣源,中燃找到了中石化,雙方一拍即合,于是開始計劃強強聯合?!爸惺灿幸膺M入到終端分銷領域,就合作了?!?/span>


從2005年2月起截至2010年3月31日,中石化持有中國燃氣4.79%的股份。不過因為中石化高層變動等因素,“入股中燃以后只做了一個財務投資?!?/span>


而后在2011年發生的中石化與新奧聯合收購中燃事件,曾轟動一時。一年之后,最終以中燃反收購的方式和中石化達成了協議,“大家還是各自發揮優勢來合作?!敝钡?014,在投資九年之后,中石化清倉出售了中燃的股份?!?/span>


“走的時候是31億?!鄙鲜鲋腥既耸坑浀煤芮宄?,此后這部分股權的買入方為英國石油。


中燃之外,中石化與新奧、協鑫的合作也正在提上議程。此前有業內人士介紹,中石化和協鑫也有意在局部地區聯手開發城市燃氣和分布式能源項目。而今年6月,中國石化銷售有限公司與新奧能源同樣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合作內容就包括在天然氣和加氣站方面的


“三大油的體制機制哪里做得了?”對于包括中石化在內的NOC能否做好終端,許多城市燃氣公司和小型貿易商持懷疑態度。


來聽聽一些評價:


“做貿易跟做終端客戶是不一樣的。終端客戶需要耗費大量精力去維護,沒有那么容易?!?/span>


“雖然三大油對終端都很感興趣,但是他們根本干不了這個活,做終端最終還是要靠服務。包括物流配送,他們的機制首先想的是不出安全事故。如果他們能做,哪里還會有我們這些城燃公司呢?”


“城市燃氣70%的人員配置都是在巡線、生產和客服上,像他們這么龐大的機制是干不了這個的?!?/span>


這些聲音認為,NOC管理體制臃腫,決策機制低效而刻板,且疏于用戶維護,為其終端的經營帶來了天然局限。


2008年,中石油通過“三個昆侖”嘗試分別布局下游,最終還是因為攤子過于鋪張和內耗而歸于合并。合并后的唯一主體昆侖能源,由于涉足全產業鏈,也被認為體系過于龐大。


“昆侖主要是重資產,但是營利性不好,所有的液廠都是虧的,過去城燃主要是拿資源來換的,但是在終端的管理上不是很精細化?!庇邢掠稳耸吭u價。


中海油在液態領域也有類似的嘗試。年初打造的電商平臺,就是中海油渴望繞過分銷商,通過互聯網與用戶相連,發掘更多的增量用戶的新途徑。


不過繁瑣的注冊和審核程序,還是讓小型貿易商和用戶感到麻煩,索性從分銷商那里采購來的簡單便捷,盡管網上交易有機會與大型分銷商享受同等優惠。


而且在他們來看,分銷商和小型貿易商實際上充當了中海油業務部門的功能。如果中海油決意要做到像小型貿易商一樣來維護用戶,將會耗費大量人力成本。


同樣的質疑,當然也拋給了中石化長城燃氣?!爸惺绻龀侨?,規模不會很大?!庇谐鞘腥細馍坛直A粢庖?,認為中石化需要克服同樣的機制難題。


7月28日,中石化年中會議的內容中,把天然氣板塊列為“新增長點”,而且將市場開拓定義為“生命工程”,未來將大力開拓天然氣市場。


“最早他們是看不上城市燃氣的,當時的油比氣掙錢多?!痹缙诟哂蛢r時代,天然氣對于這些國有石油公司而言,更多是因伴生氣而起的次要業務。而到了低油價時代,如何做大并適應瞬息萬變的天然氣市場,已經成為三大石油公司的不得不重新思考的新議題。

  



北京pk10开奖结果